栏目:
公告:(fn视频网)http://www.fneadd.com简单注册,即无限观看,欢迎收藏分享本站。下载本站安卓app版本,播放速度更快。
无良导航 波推导航 老k导航 脑洞导航 打飞机导航 司机导航 欧诗雨导航 大茄子导航 大黄瓜导航 熊猫导航 观阴导航 黄色链 共享导航 色戒导航 冰冰吹箫导航 爆乳导航 色苍狼导航 77色自动导航 灰太狼导航 大西瓜导航 夜色导航 字幕网导航 天美导航 国产精品导航 C4 导航 女奴 导航 大魔王导航 小蝌蚪导航 兽行导航 色狗导航 爱爱 导航 妓女导航 2345导航 瞄人缝导航 冰萝莉导航 真火导航 及时雨导航 柯南导航 MTav精品导航 初中生导航 撸汁导航 妻子导航 大波导航 百色导航 猪八戒导航 红色导航 美人导航 蝌蚪导航 玉女导航 抖阴导航 娃娃导航 350导航 岛国导航 小导航 温婉导航 冲动导航 百姓导航 小女孩福利导航 看一看导航 大波浪导航 六月六导航 濕樂園導航 杏吧导航 500视频导航 水莓100线导航 极限导航 红导航 嘎嘎导航 蓝导航网 长发妹导航 板野友美导航 黑妹导航 馒头导航 青导航 樱桃穴导航 公子福利导航 茄子导航 番号福利导航

我和他们夫妻俩的一段往 -

2019-07-25
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在93或94年吧!那个时间互联网还没有很普及,不像现在有那么多的交友网,但是在报刊上还是有很多交友广告,有真的、有骗人的,跟现在网上的差不多,可能就是换了一个媒体而

  一个星期六,本来是放假的日子,也忘了为什么会回到办公室去了,应该是有点公事要赶着做吧!等忙完了,无聊就随便翻翻报纸,看到了一个交友广告,想想反正没事,公司里面又没人,就打个电话去试试。用手机打过去留言以后我就开始有点后悔了,心想也不知道是不是骗钱的。

  隔没多久,电话响了,是一个男的打过来,他问我是不是留言给他说要找夫妻交友,我说是的,但是接着对他说,我还没跟老婆谈好,他说:「也可以,先认识一下吧!」然后又问了我一些其它的事。

  聊了一阵子,大家感觉都应该是可靠的,于是他就问我要不要出来见个面,我说:「可以啊!」那么巧,他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就约我在九龙酒店里的咖啡厅见面。问好了双方装束的特徵以后,他说,到时候他会先出现,他老婆会躲起来看看我,如果她不合意的就不谈了。我表示理解,同意了。

  来到咖啡厅我就认出了他来,没想到他比我先到。他人看起来很正派,品味各样的都可以。随便的聊了一下以后他说先走开一下,回来的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个女的,很漂亮,身材很好,而且感觉很有素质,他介绍说这是他老婆。

  男人说他叫阿明,他老婆叫阿美,我猜想应该是假名,但是也无所谓,反正就一个称呼嘛!由于是公众场合,所以我们只是聊一些很随便的东西,他老婆一直都没怎么说话,也没什么表情,不知道是不喜欢还是害羞。后来他提议去卡拉OK坐坐,我同意了。到了那里,他老婆才开始跟我有说话,但也只不过是闲话家常之类的。

  我在那里很被动,因为我是单身,而人家是两夫妻,要做什么也不是我可以决定,所以只能等他们的行动。坐了大概两个小时(我已经记不起来了,猜想是大概两个小时吧),阿明说不如去他们家吃点东西,我同意了。

  我们随便在超市买了点东西就上他家去,当然酒是少不了的。我们开始聊得深入一点,我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玩换妻,阿明说以前有一对很好的朋友,试过有一次两对夫妻在家里喝酒,边喝边聊就开始谈一些带味的话,不知道怎么开始的,阿明看到他朋友两夫妻开始在爱抚,他看到后觉得很兴奋,也开始跟他老婆爱抚起来。

  后来阿明他们两夫妻进了房间,房门也没关就亲热起来,隔没多久,他朋友和他妻子也进来了,四个人就在一张床上各自跟自己的老婆做爱。他们两个男人你看看我的活动、我看看你的活动,也不知道谁先动手摸起人家的老婆来,反正后来就是我摸着你老婆的奶子、你摸着我老婆的奶子,同时不停抽插着自己的老婆。阿明说,那感觉真的好爽。

  我问他:「那么你们后来有没有交换啊?」他说他心里有想过,但是毕竟两家人太熟了,要真的换了,以后不知道后果会怎样,所以也就没有换过。但是这个经验却让他发现,原来老婆给人搞是会这么兴奋的。

  酒喝了已经不少,但是行动还是没有升级,我掂量着是不是该走呢?毕竟我没有这个经验,而且我又是单身赴会,所以我不敢提出什么。阿明又帮我添酒,然后我看到他老婆进了浴室,他没说什么,就跟我喝酒。后来我看到他老婆只围了一条浴巾从浴室出来,然后进了他们的睡房,阿明跟我说:「我们进去吧!」阿明的老婆靠着墙盖着被子睡,也没看我们,阿明过去亲他老婆,然后把被子掀开,他先爱抚她,然后叫我过去也摸他老婆,我觉得好兴奋。过了一阵子,阿明叫我先来,但是一定要戴套,我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可能觉得人家的老婆应该先让老公自己来啊,所以就跟阿明说:「还是你先来吧!」但是他说:「别客气了,你先来吧!」并说床头柜上面有避孕套。他可能知道我尴尬,所以出去了,也可能怕他老婆尴尬也说不定。

  阿明出去了以后我就躺上床,抱着阿美,摸她,从她的脖子一直往下亲。她的胸不是太大,是很标准的中国人身材,很挺,很有弹性,乳头有点深颜色了,但还是很好看,阴毛有一点多。

  我没有像A片上那样掰开她的阴户去看,更没有去亲,只是在她大腿内侧亲了一会。觉得她好像也进入了状态,我就把床头柜上面的套子拿来戴上,然后压在她身上进入,她也很配合的把双腿更张开一些。

  阿美抱着我,我想亲她的嘴,但是她不给。然后我换了姿势,跟她侧身面对面的抱着,然后把她的一条腿提起来用力地插,她也很兴奋的抱着我呻吟。

  她真的太完美了,不管长相、身材都是那么优秀。她下面还算紧窄,淫水又多,我抱着她跟她做爱真的好舒服。大概插了有半个小时吧,我忍不住要射了,她好像感觉到似的抱紧了我,让我畅快的把精液射出来。

  完事以后我跟阿美闲聊了一阵子,她不冷不热的回答着,我感觉她好像不是太想聊,于是也就出去了,怎么说人家老公还在外面嘛!阿明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跟他说:「你老婆真的太好了。」他跟我说,下次有机会把我的老婆也带上,我说好啊!

  我们在客厅聊了很久,他老婆一直在房间都没有出来,我跟阿明说:「现在可以再来一次吗?」他说:「太晚了,下次吧!」大概一个星期后我实在太想他们(主要是阿美)了,于是又打电话给阿明,他说:「今晚我们有空,可以啊!」然后我跟他约好地点见面。见了面以后他跟我说,等下看到他老婆,一定要说我们是碰巧见到的(这也很好解释,因为我们都是在同一区上班的)。

  阿明打了个电话给阿美说碰到了我,说我们会一起回去吃饭,然后我们也是在超市随便买了一点吃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红酒。

  吃得少,喝得多,很快我们都有一点High了,阿明说:「不如就在客厅中做吧!」因为有了上一次的关系,所以大家都已经没有那么拘束了。我抱住了阿美,抚摸她,亲她的脖子,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脱到哪里就亲到哪里,很快两个人都脱得光脱脱的了。

  阿明递了一个避孕套给我,我戴上了,就在阿明面前进入了他老婆的身体。

  应该是阿美在上一次之后有跟阿明说过我们的过程(我猜想应该是阿明问的),阿明跟我说:「侧面进入嘛,用你最喜欢的姿势嘛!」我答应了,退出来,然后把阿美的腿提起来,阿明十分兴奋地看着我把阳具插进他妻子的身体。我这才知道,原来让人看着做爱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刺激。

  我很卖力地抽插着阿美,阿美也忍不住的在她老公面前叫了起来。她的分泌越来越多,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澎湃,阿明没有像其它色文中所说的那样在旁边打飞机,但是他真的很兴奋的看着我们做。到我要射精的时候,阿美还是跟上一次一样的抱紧了我。

  阿美先去洗澡,然后换我。我洗好出来,阿美已经煮好了面并且端出来给我们,阿明跟我说:「面条底下有一只生鸡蛋,是阿美特意给你加料的。」我十分感动,真的好体贴啊!

  先说回我是怎样开始有换妻的想法吧!其实很多时候我跟老婆做爱的时候都会在她兴奋的时候故意玩一些角色扮演游戏,我会装作我是某个虚构的或者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认识的人物在干她,她也会配合我喊着某个人的名字来接受我的抽插,尤其是当我扮演的是我们认识的朋友的时候,她的喊叫简直让我疯了,因为我会更容易的投入进去,就好像我老婆是真的给别人干着。

  但是有时候在事后,我又会担心老婆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某人,所以才那么投入,心里有点不好受。我心里清楚我可以接受自己老婆在我的安排下跟其他人做爱,但是不可以接受她心里有其他人。

  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问了她,老婆说她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配合我,想让我开心而已。我的心里好甜,但是当我说:「不如我真的去找个人来跟你做好不好?」她都会说我神经病,所以也没敢再提阿明和阿美的事了。

  事情终于发生了转机。在某一个周末,我因为心情好,所以想跟老婆两个人喝点小酒浪漫一下。因为平时两公婆都要上班,而且工作压力也是蛮大的,难得有时间轻松轻松。

  不知不觉,老婆的酒有一点喝多了,我觉得可能这是一个好机会啊!跟以前一样我又开始扮演着某人,这次我扮演的是一个很崇拜我的小朋友(真的是小朋友,才十几岁而已)。我边插她,边要她叫我朋友的名字(我朋友叫细文,在网上认识的,聊天时不止一次提到过若有机会就让他肏我老婆)。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吧,老婆这次很投入,她迎接着我的抽插,边配合着我的要求说:「细文肏我!细文肏我!好舒服啊……用力地肏我啊!细文……」我看她快要来高潮的时候问她:「嫂子,我肏得你舒服吗?」她说:「好舒服!我要细文肏我啊!」我说:「我(角色中的细文)小你那么多,你会喜欢我吗?」她说:「喜欢啊!你肏得我好舒服啊!」我知道老婆在酒精的影响下,性兴奋也来得特别猛,于是就趁机问她:「那我现在就叫他过来肏你好吗?」她说:「好啊!我要细文来肏我。」其实我知道她是在配合我才那么说的,但是我才不管呢,而且她也有点喝多了,所以我边抽插着她,边打电话给细文。

  我跟细文说:「你现在就过来,我让你肏我老婆。上来之前先买好避孕套,还有买几瓶啤酒。」他问:「是真的吗?」我说:「是啊!快点过来吧!」挂了电话之后,我老婆看着我,好像酒醒了一点似的问我:「你不是来真的吧?」我说:「电话都打了。刚才不是你自己答应的吗?」她说:「我以为你是开玩笑而已,怎么知道你是来真的啊!」我说:「叫都已经叫了,等一下你就看着办吧!」那个时候我还在她里面不停地抽插着,她也没再问了。

  慢慢地我又开始扮演着细文来了,我说:「嫂子,细文肏得你舒服吗?」她说:「舒服啊!快肏我,快!」我用力地干着她,她也继续很投入的叫着细文去肏她。我一直忍着不射,要留给等一下的好戏。

  门铃响了,我知道是细文来了,果然够快,显然是打的士过来的。我们随便披了件睡袍,然后我就去开门了,如我说的,细文买了避孕套和啤酒上来,看来他有点紧张,脸红红的。

  啤酒打开了,我故意让他们都多喝点,我知道老婆的酒量,而且她一喝多了就什么也不懂得拒绝。开始大家也没刻意的说那个事,慢慢地喝得差不多了,细文也放松了很多,我便开始亲吻老婆,她顺从着。由于我们只穿了睡袍,里面什么都没有,不一会就很快的脱光了。

  由于从来没试过真的在其他人面前跟老婆做爱,我特别兴奋,所以硬得很厉害,老婆也是湿得很厉害。没什么前奏我就进去了,老婆好像也特别兴奋(可能因为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我抽插得特别勇猛,彷佛要炫耀我的性能力,老婆也叫得好大声。

  我问老婆:「老婆,细文想肏你,好不好啊?」她抱着我说:「好,好啊!

  叫他来肏我吧!老公要我给人肏,我就给人肏啊!」我看旁边的细文已经脱光衣服,手套弄着自己勃起的阴茎跃跃欲试,便跟他说:「来吧!戴套啊!」我看细文戴好了套,就让他来肏,老婆仍有点紧张,把我的手握得紧紧的。

  细文可能是看了我们做爱,也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影响,所以我一退出来他就马上扑上去补位了,我终于得偿所愿,第一次看到其他人进入我老婆的身体。

  细文一进入,我老婆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手也更用力地握住我,对于陌生阴茎的插入,老婆还是有点儿忸怩,尤其是在自己老公面前。但没多久老婆就有反应了,在细文毫无章法的抽插下她越叫越大声,紧紧地抱住我叫着:「老公……老公……」我边揉着她的乳房,边问她:「细文肏得你舒服吗?」她没说什么,嘴巴只是「嗯……嗯……」的叫着。

  细文毕竟年纪小,性经验很浅,没有多久他就射了。他一拔出来我就马上扑上去,一面插着老婆一面问她:「细文肏得你舒服吗?」她说:「舒服啊!但是老公肏我更舒服。」十几分钟后我看细文又有反应了,就跟他说:「你再来吧!」在细文戴套的过程中我才有空留意到他的性器,想不到十七、八岁年纪,小弟弟已经发育得很成熟了,不但比我的粗长,龟头还特别大,难怪刚才一进入,老婆就似乎很意外的叫了一声。

  我一退出,细文马上又插进我老婆的身体。由于刚射过,这次细文没有再乱冲乱撞了,而是很有节奏的在老婆阴道中出入抽送,还懂得一面干一面把玩我老婆的乳房,想来这小子A片没少看。

  细文一边跟我说:「强哥(当然是假名),嫂子的奶子好大啊!」一边抓住我老婆的奶子用力捏揉。刚才因为他一进去就是蛮插,没两分钟就射出来了,所以也没时间去玩我老婆的奶子,这次他学乖了,不但干得有板有眼,还懂得变换两三个姿势,老婆给他肏得完全进入状态,「老公,老公」的不停浪叫,根本忘了我这个正牌老公还在旁边看着。

  老婆由于长时间受到刺激,她的高潮好像来个不停似的,酒精也让她迷失了理智,疯了似的不停叫床:「老公,你干得我好舒服啊!肏我,用力肏我……」我有点醋意的跟她说:「你知道现在肏你的是细文啊!应该叫细文用力肏你才对嘛!」老婆却说:「不,我要老公肏我,用力地肏我。老公,啊……舒服……吻我……」我过去抱着她,她搂着我的脖子疯狂地亲吻,伴随着细文在下身的奋力抽送,呻吟声不断地从她的嘴巴吐出。

  十多分钟后,老婆松开我的嘴巴,紧紧地抱住我叫了起来,看来她又要高潮了。在淫糜气氛的刺激下,我的小弟弟这时候又逐渐恢复了雄风,我把阴茎让老婆含着,一面搓揉她的奶子,一面看着细文的大鸡巴在自己老婆的阴道中出入抽送,细文也在那边努力地配合着,终于老婆在两个男人面前淫荡地丢了出来。

  待老婆享受完高潮的余韵,我又把她翻过身来,摆成趴伏在床上的姿势,叫细文用「马后炮」的招式依旧在她后面抽插,我则跪在老婆前面让她替我口交。

  这一前一后有两根肉棒插入的新玩意显然令老婆十分受用,她表现得既投入又骚浪,屁股翘得高高的,令细文肏得十分卖力,每次插入都快速的全根尽没,以至同时发出肉体撞击的「啪」一声及老婆满足的「啊」一声。然后细文也渐渐受不了了,一轮急剧的活塞动作后在老婆阴道内发射出第二炮。

  说真的,看着老婆当住我的面跟别的男人做爱,我心里确实觉得好兴奋、好刺激,因为老婆并非瞒着我偷偷与人幽会,而是让我全程参与,所以知道老婆只是在享受夫妻生活之间增加的情趣,而不是在心理上背叛我,因此完全没有那种酸溜溜的感觉。

  那个晚上我和细文轮流插入老婆的阴道,而这时另一人则让老婆为他口交,我老婆身体也真的太好了,整个晚上不停有人使用她的肉体还能挺得住,而且不论如何狠插她也不会恼怒,反而很配合的乐在其中,玩得畅快淋漓、高潮迭起。

  中途细文买的避孕套都用光了(他买了三个,都是他用去的,我跟老婆从来不用),我跟老婆说:「不用套子也可以吧?」她拒绝了,于是我就叫细文再去买,酒色的魔力真的不可小觑,他立马就去买回来。那一晚也记不清楚我们到底搞了几次,总之连第二次买的套子也用完了,才迫不得已的乖乖睡觉,虽然细文显得还有点意犹未尽。

  第二天细文走了之后我问老婆:「昨晚舒服吗?」她说:「你开心就好。」我说:「你不是同意的吗?而且你也玩得很开心啊!」她说:「你人都叫来了,如果我不同意,你不是很没面子吗?」我知道老婆是不会主动提议3P的,但是如果我强行安排好,她也不会反对。

  我又问老婆:「你既然肯让细文插入,那为什么反对他不戴套呢?」她说:

  「戴了套插入,我只不过是与塑胶接触而已,而不是别人的性器官啊!」我又问她:「那为什么细文肏你的时候,你老是要抱着我?」她说:「我会觉得自己是在跟你做啊!」说真的,我蛮喜欢老婆这种自我安慰,虽然有点口是心非,但我觉得她没有背叛我啊!起码在最激情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惦记着我。有了这次,我知道可以安排和阿明交换的事了。

  终于说服了老婆跟阿明夫妻见面了,但她的要求是四个人在一起做,她不愿意这种场合我不在她身边。基于尊重老婆的意愿,以及考虑到老婆单独和陌生男人相处的安全问题,我答应了。

  那天我和老婆如约来到了阿明的家里,他们夫妻很热情的招待我们,看得出来阿美很少做菜,每次都是买些现成的食物回来,反正我们的主题也不是吃饭,所以也无所谓了。我们聊得很开心,老婆对他们俩的感觉也很不错,原本第一次见面的拘束感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酒喝得让我们都有点High了时,阿明对我说:「你跟阿美到我们的卧房吧,我去客房。」因为之前答应过老婆,所以我说:「我老婆要跟我在一起,我们四个人一起吧!」阿明跟阿美说了一阵子悄悄话,然后不好意思的跟我说:

  「阿美不愿意。」那就是说,要轮到我给老婆做思想工作了。幸而老婆还是顺着我的,终于她也答应分房了。

  我拖着阿美,阿明拖着我老婆,各自往不同的房间走,临进房门前老婆看了我一眼,说不出来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关上了门,我就抱着阿美边亲吻边脱她的衣服,两个星期没见了,真的好想念她,戴好套就插了进去。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我一样,两个星期没见也想念着我呢?感觉她比以前热情了。我吻她的嘴,这次她没有拒绝了,我总觉得有接吻的做爱才是真正的做爱,感觉也特别舒服。

  做到一半的时候我把阿美抱起来,我们下面还是连着的,我说:「去看看他们怎样吧,好不好?」她说不好,我没理会,就抱着她到隔壁房去。在客房的门外就听到了很熟识的呻吟声,那是我老婆被肏时的叫床。在我打开门的一刻,阿美马上反抗着从我的身上下来,往原来的房间走,我没办法,只好跟着她回去。

  进去看到阿美哭了,我过去搂着她,问她怎么了,她说,她不接受看着她爱的人跟其他人做爱。我轻吻着她,然后慢慢地又进入她的身体,我问她:「那你却愿意让你老公看着你跟其他人做爱?」她说那不一样,好奇怪的理论。我又问阿美:「那你介意看到我跟其他人做爱吗?」她说:「如果有一天我喜欢上你的话,我也不可以接受啊!」我问她:「那你喜欢我吗?」她说有一点。

  接下来我们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开始奔向今天的主题。在抽送中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老婆在阿明身下被他一下下肏着的情形,不知道阿美是否也有这样的联想?慢慢地这念头开始淡出,我的注意力又回到眼前这个实在的女体上,专心致志地抽送着。

  也许阿美是对的,抛开心理顾虑、不受身旁的情景影响,全情投入到与眼前这个性伴侣做爱确实能充份享受到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夫妻交换,每个人的心态都很微妙,有些人喜欢自己的配偶也在身边,一面与别人做爱,一面观赏着爱人也与别人交媾,双重刺激会令情绪特别高涨。可是有些人却喜欢专注和独立,在心无旁鹜的场合下才能把激情完全发泄出来。

  果然在这一对一的交合中,阿美的热情全部投注在我身上,把女人的妩媚和温柔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但令我畅快地射精,她也高潮连连,两人都享受到一次完美的性爱。

  回家的路上我问老婆:「感觉还好吗?」她说阿明很好,很温柔。她本来是很紧张的,但是阿明很会调情,慢慢地她也放松了。她说其实每次跟我做爱的时候都想很用力地抓我的背的,那样会让她可以将内心的感觉更尽情地释放出来,我说:「那你怎么从来都没有那样对过我呢?」她说她是心疼我,不舍得。但是阿明今晚却给我老婆狠狠地抓得遍体鳞伤了,不知道兴奋过后的阿明会不会觉得痛,阿美又会不会吃醋呢?笑一个。

  之后我们跟阿明和阿美维持了一段时间的来往,有时候是我一个人去,有时候是两公婆去。阿明会在他老婆面前说我老婆的奶子好大,阿美也没有介意。但是始终没有四个人一起过,都是分开房做的。

  最后一次跟他们在一起,也是我觉得最刺激、最疯狂的一次。那次我是一个人去的,我们三个人一起躺在床上,两个男的一起亲着、爱抚着阿美,忽然间,阿明的手套弄着我的阳具,那感觉很刺激,从来没试过让男人摸我那里,说不出来怎么形容好,反正就是很刺激。

  阿明对阿美说:「你看,我在帮阿强弄硬了来肏你啊!你看他的鸡巴多硬,好大啊!是吗?」我也去摸阿明的老二,第一次摸别人的阴茎,只觉硬硬的、暖暖的,感觉真是很特别。

  阿明跟我说:「你先上吧!」我想从床头柜里拿出避孕套,阿明说:「不用戴了,今天她安全期。」我还是用侧身面对面的体位跟阿美做,阿明贴在阿美身后,双手伸到前面摸着她的乳房,他的弟弟在阿美的臀后活动着,感觉他好像想进入她的肛门,但是阿美不让。

  性交过程中阿明的手在摸阿美下面,同时也摸到我的阴茎,我知道他是想感受阿美给我插入的状况。过了十几分钟,我不想那么快结束,所以跟阿明说换他上。阿明上去没多久就抱着阿美翻过来,变成阿美趴在他上面,他示意我进入阿美的屁眼,并跟阿美说:「我们玩三文治好吗?」可阿美怎样也不肯答应,所以我只是抚摸着她的屁股,阿美的屁股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

  阿明抱着阿美又翻过来,变回男上女下的体位,我还是在他们身边摸着阿美的身体,但是由于阿明在上面,我竟然不经意的抚摸到他,阿明转过头来低声跟我说:「插进我后面吧!」好像是很自然的事,我也没多想的就戴了套插进阿明的肛门。

  第一次插进男人的屁眼,感觉好像比老婆的粗糙,也可能因为我跟老婆肛交的时候是有用KY作润滑的。我慢慢插进去,还没插到底,阿明就回过头,表情很痛苦的轻声说:「好痛啊!不行了,拔出来吧!」我拔出来后继续抚摸着阿明的身体。

  阿明轻声问我:「刚才你有戴套吗?」我说有。阿明可能是不想让阿美直接知道我们做过的事,但是我想阿美不可能不知道的,虽然那个时候阿明正用力地干着她。

  事后我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我会不会有同性恋的倾向呢?为什么阿明摸我的时候我会觉得那么刺激?为什么我也喜欢摸他的身体呢?如果我跟他这样下去,日后会不会演变成同性恋呢?

  但是那一切都是过虑了,我又找过阿明几次,但是他都没有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后来听说他们搬家了,再后来阿明的手机也停用了,我要找他也找不到。大概一年多之后我在路上碰到阿美,她那个时候怀孕了,我问她有几个月,她说五个多月了。之前听阿明说过他们有计划做人,想不到那么快就真的成功了。

  我跟阿美说:「叫阿明有空打电话给我啊!我的电话没改。」她说好的,但是一直都没接过他们的电话。我怀疑是最后那一次我们做得有点过头了,阿美有意见;又或是因为他们要努力做人,所以就停止了跟我来往。真的很怀念他们,其实除了换妻,我觉得跟他们做纯粹的朋友也是挺不错的。
本页网址
标签
随便翻翻 随便翻翻报纸 就打 
口味推荐
看视频